?

酸菜

駱瑞生發表于2016年03月15日21:49:24,分類:名家美文

我母親很會泡酸菜,因為我和父親都很愛吃,我和父親吃菜頗一致,首先每頓都要吃有葉子的蔬菜,第二最好有一碟涼菜,但是在我家一般不是碟,而是碗,用大碗來裝涼菜,但是亦會被我們吃完。在吃涼菜上我還勝父親一籌,一般有了涼菜后我就不大吃別的菜了,就一直吃涼菜。我母親聽說寺里的和尚就專吃這樣的東西,對我開玩笑說你去當和尚算了,那樣每天都能吃到。我心下一想,頗覺得不錯。 酸菜要用青菜來泡,當然白菜也行,不過白菜泡來無脆性,且品相不好,又耐不得酸,一兩天就酸得下不了口了。母親不是非不得已一般都是不用白菜泡的。不過《齊民要術》中說古人就是以白菜做酸菜的,古時的白菜叫做菘,看來……閱讀全文

欒樹

陳超群發表于2016年02月25日11:25:03,分類:名家美文

十二月初,深圳,我在校園的青石板小路上撿到了欒樹的蒴果。 欒樹蒴果看上去有種似曾相識的漂亮——三瓣又薄又脆的果皮圍攏成三棱形,前端小心翼翼地開著口,像個燈籠、像個鈴鐺,也像一種俗稱姑娘兒的北方水果酸漿。 或者,熟悉深圳市花勒杜鵑(又稱三角梅)的人會覺得,欒樹蒴果像勒杜……閱讀全文

臘梅花開

郭宗忠發表于2016年01月31日19:22:17,分類:名家美文

進入臘月,我院子里的臘梅花開了。 那一朵朵小花,一片片花瓣,在寒冬臘月里,愈顯得芬芳美麗。這也讓我想起了多年前在南方兩次見到臘梅的情景。 第一次見到臘梅,是10年前從北京到成都開會。那天傍晚到了成都,住在武侯祠附近。第二天天剛亮,我一個人走在武侯祠的街上,突然聽到“賣梅花”的叫聲。循聲望去,是一個四十來歲的漢子,挑著兩捆木柴一樣的樹枝。等走近了,才發現那些枝條上是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梅花。一會兒的工夫,一挑子梅花就賣完了。 這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梅花。之前,在我的一些“作品”中,還常常引用“梅花香自苦寒來”的勵……閱讀全文

臘梅

任林舉發表于2016年01月31日18:59:03,分類:名家美文

一月的江南,臘梅花早打出了黃黃亮亮的旗幟,宣告季節的冷暖局勢已定,新一年就此開始;而北方,此時卻戰事正緊。天地間的陰氣與陽氣、正氣與邪氣正在做著最后、最殘酷的廝殺。云而無雨。雪,如某種實體的碎片,紛紛揚揚自高處落下,無聲地覆蓋著大地。 傳統中的農歷是地地道道的中國意識,總是不太習慣把預期與事實過早地混為一談,便以“臘月”命名這個一年中大約最黑暗、最寒冷的時段。這樣的氣象,映射到人的心里或性情之中,當是一種掩藏與顯露、希望與絕望、熱烈與冰冷強烈交錯的矛盾境界。 ……閱讀全文

樸樹

陳超群發表于2016年01月28日11:51:19,分類:名家美文

一直以為,樸樹只是一名校園歌手創造出來的藝名,暗示著歌手在音樂中對某種質樸青春的審美和追求。直到翻植物圖譜看到了“樸樹”,才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種樹叫樸樹,蕁麻目榆科樸屬落葉喬木。 看了圖譜也才知道,原來我的校園深圳大學城就有樸樹。在一處草坪上,幾棵樸樹舒朗地長著,春天抽出新葉,夏天綠蔭如蓋,秋天樹葉金黃,冬天繁華落盡。我喜歡樸樹,就算以前不知道它們的名字叫樸樹,我也喜歡這種樹。 ……閱讀全文

水杉

王彬發表于2016年01月28日11:25:42,分類:名家美文

我年輕時到一家工廠做工人。當時這家工廠正在轉產,為此而對原有的廠房進行改建。我那時剛進廠,被分到廠里的建筑隊做架子工。架子工就是搭腳手架,準備修建的廠房有多高,腳手架就搭多高。架子工的材料只有兩種,一種是杉篙,再一種是細鋼筋——用鋼筋把杉篙綁在一起,之后再用釬子把鋼筋擰緊。每一根杉篙長三米多,十根杉篙連接起來就有三十米,至少是十層樓的高度了。至于杉篙屬于什么樹木,當時是想也沒有想過的。 ……閱讀全文

白色的風信子

佚名發表于2015年12月23日23:00:38,分類:名家美文

天晚欲雪,好友邀我去火鍋城,說滿腹心事要借火鍋一涮。為著不肯做母親,她與老公已成水火之勢,欲借我這個過來人做滅火器,令我安置好女兒后速速赴約。 當初她.也極力勸過我,做母親投資太多風險太大,如果生個神童還好,當媽的里子面子全賺足了,萬一生個木頭木腦的呆瓜,連自己的快樂都得賠進去,實在是虧大了。那時我笑她像個人販子,現在卻覺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。 幼兒園門前熙熙攘攘,我牽著女兒的手,老師躊躇著,似有話要說。半晌,她微微嘆道:這孩子含羞草似的,音樂課嘴閉成一枚堅果,舞蹈課總比別人慢半拍,就連游戲時,也是獨自在角落張望。我似乎感冒了,全身發冷,頭痛……閱讀全文

你知道谷子是什么嗎?

silver發表于2015年12月18日17:05:28,分類:名家美文

昨天早上聽新聞,有篇特寫叫《沉甸甸的谷子上兩會》,說得是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北張家口農科院谷子研究所所長趙治海把他們培育的耐旱、高產的雜交谷子帶到會上,親手交給總理的事情。聽這段新聞的時候我正在上班的路上,我就在想,谷子到底是什么呢。 說來慚愧,我就開始從頭捋了,水稻就是稻子,稻子產大米,面粉是什……閱讀全文

小A同學的養花記

韓田田發表于2015年12月17日22:23:38,分類:名家美文

小A今天收到了兩個茶杯盆栽,其中一個她很喜歡,麻色尼龍繩的杯墊上放置表面有裂紋的藍灰色上釉茶杯,茶杯里的黑色土壤上鋪著白色細砂,凸出凹下形成一圈圈圓形的環狀圖案。中間的植物是一顆長得像大樹的小樹,有模有樣。茶杯只有拳頭大,如果沒有參照物體,還以為盆栽有多大呢。這不是成品,是朋友自己搭配起來的,說來送盆栽的這位朋友也是很有想法,做什么事情都如同她的穿衣風格一樣混搭,但往往很出效果。 ……閱讀全文

鮑爾吉原野《在德國熬小米粥》

鮑爾吉原野發表于2015年12月08日16:19:54,分類:名家美文

起先我不愛吃小米,怪其不圓滑香糯,柴。我媳婦愛小米粥無數年,誘我食之。我食而上套,覺出其好。小米粥之好如良善人與你肚腸對話,說的都是貼心話。這種糧食極盡樸素而后香,大香無味。而顏色溫潤,是有來歷不張揚的君子思路。 赴德前怕行李重,踟躕再三,帶一小袋小米。我經過北京的、法蘭克福的、斯圖加特的奔波,腦子被各種信息攪得徹底亂套,入住房間,覺得先要做一件事。想了半天,是撒尿,一撒了之,又想。小米粥?對頭。房間里廚具齊全,用亮晶晶的德國鋼鍋熬小米粥。拿米袋,一看樂了。上印“龍鳳之鄉翁牛特”,這是我老家的小米。 ……閱讀全文

快乐赛车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