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美麗的紫荊花

趙素君發表于2017年02月24日20:41:14,分類:名家美文

這注定是個暖冬,北方大雪紛飛,而南方花開正艷??!明媚的碧空下,平果鋁的紫荊花開得如此美麗,不禁令人駐足欣賞。紫紅色的紫荊花,熱烈綻放,紫紅得耀眼,那五瓣嬌艷的花朵,就那樣一朵朵、一串串、一簇簇開滿了枝頭。遠遠望去,像一片片艷麗的云霞,滿樹滿樹絢爛的五瓣紫荊花,在恣意地揮灑著生命的輝煌,綻放著生命的色彩,藍天為幕,碧樹為裳,紫紅的花瓣仿佛鑲嵌在云裳上的紅寶石,如此熠熠生輝。 紫荊花生命如此頑強,花期很長,從深秋一直開到夏初,前面的花謝了,緊接著同一莖上又長出許多蓓蕾,蓓蕾又開出花來,越發旺盛。有的花朵單獨開放,有的兩朵相擁,更多的花朵是一串串、一簇簇、一枝枝……閱讀全文

紫云英地里的春天

李甫輝發表于2017年02月21日18:47:42,分類:名家美文

有生以來,所有關于春天美的記憶都是在那片紫云英地里產生的。 童年時期,生活在故鄉,在老家村落堰塘前面有一片很大的水稻田,秋冬農閑時,為增加田里的肥力,村民們往往撒些紫云英,也就是我們口頭上稱作苕籽的種子,作為綠肥,一到來年初春,這片田里的紫云英就開滿紫色紅色白色的花,茂密的一片,這里也就成了我們這些天真爛漫的孩子們的快樂場所。 ……閱讀全文

那一碗花生湯

楊秀暉發表于2017年02月20日21:14:58,分類:名家美文

有些東西,長滿記憶的藤腳,是腦海深處儲藏的念想。每思及,都會想起當時的人與事,想起那個地方,想起晨曦初起對岸金黃色的遠山。這是1991年的小鎮,人流嘈雜的古渡口,塵土飛揚,簡單的兩合桌椅,晨霧中影綽。有人在僑聯照相館的門口擺小吃攤,賣花生湯、炸棗、油條等,不上學的日子,我從老街的街巷中兜兜轉轉繞出來,蹦跳坐上木板凳,剪一截油條,在漸起的市井人聲中逍遙喝一碗花生湯。 ……閱讀全文

人生如蘭

鮑海飛發表于2017年02月16日21:26:58,分類:名家美文

上小學的時候,每次下課的間隙或者放學的時候,經常地,我和伙伴們總是喜歡跑到學校后面的山坡上,因為那里不僅有陽光照射,而且還有我最喜歡的綠草和美麗的小野花,在那眾多的野花中,我最喜歡的是一種近似紫色或者藍色的、一種毛茸茸的花。在野地中,它不是那樣的顯眼,似乎也從不與其它的花兒爭風頭。 這種莫名的喜歡,似乎沒有原因,仿佛在長野中,仿佛在人海中,獨自前行,尋尋覓覓,你突然發現了它。它就在那幽靜之處,靜靜地佇立。似有一種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?!敝?。無論得與失,還是悲與喜,所有的一切都無關緊要,這就是一種心境,一下子你發現了它,它發現了你,就仿佛“眾里尋她千百……閱讀全文

連翹花開

張俊苗發表于2017年02月09日19:30:38,分類:名家美文

因為花開得早,所以有人叫它迎春花,其實兩種花區別還是挺大的,迎春花枝條青碧,呈垂瀑狀,花兒貼著纖莖羞澀地開放。連翹的枝條像柔曼的水草,四處舒展、伸張,春來,褐色藤條上會掛滿金色小鈴鐺,風掠過,花兒朵兒便開始嬉笑吵鬧,在陽光下發出細微而清脆的聲響。 連翹花色金黃,藤條中空,所以山里人都叫它“黃花筒”。一輩子朝夕相對,生死為伴,雖然隔著山、隔著嶺,但站在自家院里或者坐在土炕上,望見對面圪梁上,連翹花開得燦若云錦時,那感覺就跟看見自家閨女一樣,眼睛立即瞇成一條縫,笑容在布滿褶子的臉上堆出一朵大麗花,也就山里人知道,那種親,其實是從骨縫里透出來的。 ……閱讀全文

連翹說

陳富強發表于2017年02月09日19:27:52,分類:名家美文

連翹最先是以一種中藥的身份進入我的視線和喉嚨的,而且適用性能強大,由此我固執地認為,連翹有一個高貴的出身,不然,何以承載拯救生命的重任。 我對植物的認知,不夠博學,連翹適合在哪里生長,她是樹,還是花,她是否只開花不結果,入藥的是連翹的哪一部分,我幾乎一無所知。直到有一天,在遠離江南千里之外,晉中的榆茨,一個叫北田的小鎮,我突然為一些色彩無比鮮艷的灌木叢所吸引,我這才知道,這就是傳說中的連翹。 晉中的春天,相比江南的水靈,要稍稍渾厚一些,大片的原野,依舊裸露著褐色的泥土,播種的季節已到,但植物尚未萌芽。然而,在一處大院內,春色卻要明……閱讀全文

蒼耳

喬兆軍發表于2017年02月05日19:28:34,分類:名家美文

郊游歸來,竟然帶回了兩顆蒼耳子,它粘在我的襪子上,我輕輕地摘下,捏在手中,仔細端詳著,記憶的大門也在這一瞬間打開。 蒼耳子是學名,我們這個地方叫它羊負來、粘連子,是一年生草本植物,其味苦,可入藥。農家的籬笆旁、田埂上、池塘邊隨處可見它的蹤跡。你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時候萌芽,什么時候開的花,等注意到它的時候,它已經長得蓬蓬勃勃、恣肆橫生了,葉柄處已結出了青翠翠、毛扎扎的蒼耳子,像一個個小小的狼牙棒。 ……閱讀全文

親愛的蒼耳

趙玉明發表于2017年02月05日19:24:00,分類:名家美文

蒼耳,在我的故鄉,大家都叫它“扒不掉”,因為它全身有刺,粘在衣服上不會自動掉下來,用手才能扒掉,故而得名。  多年以后,當我知道這個其貌不揚、甚至有些丑陋的果子,居然有這樣一個風雅的學名——蒼耳,它滿身猙獰的小刺,在我眼里瞬間變得溫柔起來。  在家鄉的田野上,蒼耳隨處可見。幼時的蒼耳很是可愛,翠綠的葉片,紫色的枝干,一簇細小的花,幾天后就長成了小小的蒼耳。小蒼耳是嫩嫩的綠色,看不見細小的刺,毛茸茸的,捏在手里有一種軟軟的感覺,讓人不忍用力。陽光溫暖,雨露滋潤,蒼耳開始泛青,漸漸長大,長出密密的小刺,但并不扎手?!?a href='/html/meiwen/text1293.php' target='_blank'>閱讀全文

西藏的樹

裘山山發表于2017年02月04日21:05:54,分類:名家美文

一直聽說日喀則郊區有一片紅樹林,很漂亮。我去過日喀則多次了竟不知道。聽名字像異國風景。那次工作全部結束后,我們就起了個大早去看紅樹林??上Ю咸觳唤o面子,陰著。 街上很靜。也許這個城市就沒有嘈雜的時候。年楚河靜靜流淌著。我們沒走多遠,就看到了那片樹林。的確很大一片,而且樹干很粗壯。 紅樹林其實不紅,它就是柳樹林,同樣是綠的樹冠、褐的樹干,與其他柳樹一樣。風吹過,也同樣搖曳著,婀娜多姿。 這些柳樹不知道有多少年了,也不知道是誰種下的,在經歷了數不清的風霜雪雨后活了下來,活成了一道風景。其中最粗的幾棵,樹干被涂……閱讀全文

溫室中的發財樹

趙書簡發表于2017年01月13日20:58:03,分類:名家美文

同事小盛假期后得贈兩棵發財樹,放在辦公室靠墻邊的走道里。 發財樹挺拔修長,一片片葉子厚厚的,一條條枝干細細的……葉子有大有?。捍蟮挠形辶迕组L,兩三厘米寬;“剛出生”沒幾天的“小不點兒”的直徑不足一厘米。遺憾的是它不會開花,只是長一些翠綠翠綠的葉子。它好像有意“彌補”這一“缺陷”似的,它的葉子排成了花的形狀,好像樹上開滿了翠綠的花朵。 ……閱讀全文

快乐赛车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