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蘋果園里的翅膀

文毅發表于2014年07月19日22:48:02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蘋果園 翅膀 蜜蜂 文毅 散文美文

每個人的內心,都固守著一片或大或小的土地,在每個季節生長著自己喜歡的莊稼,開著或淡,或紫,或黃,或白的花朵,潤澤著奔波的每個日夜。

我就曾有過一片長在心上的蘋果園。那是鄉村的木屋子旁邊,有一塊不到五十平米的土地,父親種了好幾棵來自生產隊統一發放的蘋果樹。那些樹和我生長的八十年代一樣缺少養料,每年只能長高一點點,可喜的是,種下去幾年后,還是開了花。

蘋果樹的花淡淡的白色嵌著一點點紫色,三五朵聚在一起,搖曳在三月的暖風中,清爽而又美好。那是現在喧囂的城市無法體味到的寧靜的鄉土氣息。

那時,我們像不下蛋的公雞一樣,沒事常常在那樹下竄來竄去。一會兒摸摸這朵花,嗅嗅它的花蕊;一會兒攀攀那棵樹,整個夏天的時光過得單調而又迅速。

秋天,還未等到蘋果變黃,我們就把那雞蛋大小的青青的果實收入腹中,那澀澀的味道,讓胃和心情得到一分別樣的滿足,覺得天地跟落葉一樣斑斕繽紛。

也許,你會覺得最無聊的是冬天了,所有的果實都被收獲,所有的葉兒已落光,只剩下光禿禿的枝丫和冷硬的風。這個季節別提有多無趣了。

其實不然,在冬季,我們能夠悄悄地制造許多快樂。

蘋果園的邊上,長著幾棵高大的泡桐和竹子。這兩種植物,比起蘋果樹更能適應在貧瘠的土地上生長,用不著雨水豐沛吃香喝辣,它們一年也會長高好幾米,幾年下來,就成了蘋果樹的守護神了。秋收之后,父親都要把稻草砌在泡桐或竹子的周圍,那些失去水分的草們一聲不吭地躺在冷風中,卻給了老鼠一個溫暖的家和嬉戲的樂園。同樣,也成了我們的樂園,我們時不時地將雞蛋放在草垛中,等到趕場天揣在褲兜里賣給那些專門收雞蛋的外地人。每個雞蛋三角錢,有三個雞蛋就可以在街上的錄相室里度過愉快的一天了。那時的錄相,就一臺大彩電而已,題材多為武俠和香港的古惑仔。外面的世界強烈地吸引和振撼著一顆顆原始的心靈,讓我們總是渴望到外面去闖蕩,過俠士仗劍行走江湖的漂泊生活。

記得有一天,我和兩個堂哥揣著雞蛋去趕場,由于街上人多,一不小心堂哥被人擠了一下,雞蛋碎在了褲子里,膩膩的蛋黃和蛋清流了滿褲兜,我們跑到河邊去洗了好久都沒能把那味兒洗去。至今,那穿著褲子洗褲兜的情境仍歷歷在目。

直到一天傍晚,父親去扯草喂牛時,有一只雞蛋順著草滑了出來,他高興地對母親說:在草里撿到一個蛋,可能是老鼠拖進去的?!蹦且豢?,我在屋里聽得很不是滋味,想起母親常常告誡我們在學校里不要拿別人的東西,心里愧疚極了,可又不敢承認那雞蛋就是自己藏的。

過幾天,堂哥藏雞蛋在稻草里的事也被發現了,父母親自然就明白了那草中滑落的雞蛋是怎么回事了,但他們沒有打罵我們,也沒有說什么。蘋果園邊的稻草用它無聲的行動挽救了我們逐漸下滑的道德天平,托起了我們繼續飛翔的正常狀態。從那以后,我們再也沒有干過那種事了。

每個人的內心,都曾渴望有雙翅膀,去自由自在地飛翔,去自己想去的遠方,去實現自己的夢想??勺运降娜藗冇殖3δ切╅L著美麗翅膀的生靈。

我就曾經犯過不可饒恕的錯。

夏天來了的時候,天空中有許許多多蜻蜓飛來飛去。午飯后,小伙伴們常閑得無聊,操了掃帚就滿地兒的亂轉,遇上停留在地上的蜻蜓就捕,遇上飛著的也會哼上幾句騙它們的話兒:春關(蜻蜓)春關,住住,明年明年我給你接個花媳婦婦……”那不知始于何年何人創作的歌謠,常常會騙到那種青灰色的叫大胖頭的春關。這種春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比較胖還是其它原因,它們總是成為我們的獵物。而天上飛的那種小巧的黃色點點貓,是很難捕獲的,加上大人們認為它們飛來飛去是為了求雨,保佑我們能夠吃到白米,我們也常懷著敬畏之心,不去捕它。

捕蜻蜓得講究技巧。發現目標后,靠近它時腳步要輕,高舉的長柄掃帚要緩慢得像蝸牛一樣,但一移進捕獲目標的良好范圍時,就得改用閃電般的速度按下掃帚,同時力量要適度。用力過大會傷著蜻蜓的身體造成皮開肉裂;力度不夠,蜻蜓會從掃帚下面溜走。捕了一會兒之后,小伙伴們便將獵物放在一起,在蘋果園里先掐掉它們的頭和尾巴,再掐掉它們的翅膀,用紙和樹葉兒包了一燒,之后拌點鹽巴,那味道真香。

春關的默不作聲和沒有紅色血液流出的禁示,讓小伙伴們在一個又一個的午后瘋狂地揮舞著掃帚,填補著內心的欲望。

有一天,鄰家的小女孩看到在蘋果園的花朵上辛勞的蜜蜂掉到了地上,傷心極了。

“多可愛的蜜蜂??!”她說:你看,它們在你家的屋里做糖卻累死了,我們把它們埋了吧?!蔽覀冋襾砘鸩窈?,學著書本上的方法,將那些長著透明翅膀的蜜蜂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,然后,在蘋果樹下挖了個小坑將它們埋了,并給它們小小的墳墓插了幾朵花兒。

她說:以后我們也不要捕春關了吧?!害命呢!”我望著她,點了點頭。

她抬起頭,看著天上飛舞的蜻蜓和偶爾掠過的鳥兒,默然無語。

蘋果園,昔日的樂土。樹,一棵棵有意無意地枯萎 、老去。而我,早已回不去了。

同樣回不去的還有那群小伙伴,以及鄰家的女孩兒。當我再次見到她時,曾經過早輟學走南闖北去打工的她,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。

生活留給她的,只是滿臉的滄桑和無奈。

但果園里那些烙在記憶深處的滑落的雞蛋和舞動的翅膀,透徹而又憂傷的情境,不時叩擊著我堅硬的靈魂。

何時?我能回到那片土地,深深地懺悔……

?
hcsmnet
快乐赛车开奖